calf

calf

85 posts
Website RSS

二零一九年第十一周(3.10-3.16)

書 讀完了 《鄰人之妻》  這本書基本上我都是在上班地鐵上看完的,如果看過書知道內容的朋友應該知道在人山人海的地鐵一號線上這麼做顯得有多麼的不合適。 這是非虛構寫作的經典作品,構建了兩個實際上殊途同歸的烏托邦的現象,一個是休·海夫納的 Playboy 帝國,另外一個是約翰·威廉森的的砂岩俱樂部,前者貪圖一時之快,大眾娛樂,後者更注重人性的解放,挑戰道德的界線。 看完之後還是那個感覺,西方社會不管以前多亂,多差,但根基是對的,就能一步一步往正確的方向前進;而某些地方,無論以前多好,多輝煌,現在的方向是錯的,就在反反覆覆的折騰失去變得更好的機會。 《在切瑟爾海灘上》  每次看 Ian McEwan 的書都有一種感覺,他怎麼能把那些瑣碎無聊的事情寫得如此精緻?

二零一九年第七周(2.10-2.16)

書 讀完了 《八部半》  非常遺憾這部借用了費里尼電影名稱的短篇小說集後面還是基本爛尾了,當然也有可能是我失去了耐心。每一個玩文字的人都不會忍受得了短篇小說的誘惑,作者其实甚至有些刻意的迴避了自己身上的那些符號,反而充滿了對科技,文化,人類進步的反思,像是一个爱好文学的科技工作者,這顯然並不是一個值得讚頌的改變。 開始看 《守望者(上)》  守望者就是漫畫裡面的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我對無聊的超級英雄電影早就失去了興趣,到現在什麼美國隊長三,黑豹之類都還沒有看,也沒有看的慾望,但唯獨對《守望者》充滿了興趣。 故事的情節自不必多說,有興趣的可以自行搜索,漫畫裡幾乎每一個人物都有對未來的厭世,所謂的超級英雄也都淪為政治工具,得不到善終,甚至主角都不是他们,而是日漸墮落的人類世界。 音樂  听一听国外的 R&

二零一九年第六周

書 讀完了 過年,回老家, 帶了三本書和 Kindle ,一個字沒讀。 開始看 《行話-與名作家論文藝》  菲利浦·羅斯是猶太作家裡繞不過去的吧,總算是開始了。 音樂 沒聽什麼新專輯,就是把今年聽過的歌來來回回又聽了好幾遍 電影和劇 Under the Silver Lake 導演明白黑色電影的精髓,金色頭髮的美女,懸疑鬼魅的音樂和忽如其來的謀殺。洛杉磯好像是個黑色電影的天堂,好多片子的故事都發生在這裡,看來是要再去看看《非常嫌疑犯》了。 海報設計得很棒,你們看到棕櫚樹間的人頭了麼。 照片和視頻   /content/images/

随便说说英国脱欧这件事儿

英国脱欧,带来最直接的显性效果就是英镑暴跌。 我的绝大部分朋友毫不关心,无非转几个段子,发发朋友圈,当然确实感觉关系也不大,去英国留学更麻烦,买 Buberry 也许会更便宜一点,但实际也没什么卵用,买得起的自然买得起,买不起的汇率再怎么波动一样也买不起;倒是据说 300 多名的英冠英超队员将会失业,《权利与游戏》第七季的拍摄将会蒙受影响,恐怕才是蝴蝶扇动翅膀带来的最大效应。与之相对的是网络世界,一部分人像处女一样敏感的居然又扯到投票权的事儿去了,不得不说他们真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生不逢时啊! 对我这个几乎从不关心国际形势的人来讲,这次英国脱欧所带来的象征意义很有可能远大于实际意义。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已经鼓吹了十几年的今天,这是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牌,未来将会如何演化,连锁的效应究竟会有多大,现在怕谁都是无法猜测,但随着 7 月欧洲杯和

二零一九年第五周

書 讀完了 《被掩埋的巨人》  書不長,看完了,懂了個五五六六,人沒到三十歲以上,真是碰不得這書,裡面充滿了各式各樣的隱喻,什麼大霧啊,老態的惡龍啊,亞瑟呀之類的,要對英國的歷史很有點瞭解才行,感覺是屬於文學專業的課程特別喜歡的書,石黑一雄老師得諾貝爾獎也算是實至名歸。 《死亡有百萬張臉》  台版,竪排,從法醫的角度看謀殺案,我曾經有個觀點,就是一個殺手完全沒有任何理由的隨機在街上殺個人,只要不被看見,基本上是無法破案的,看了這本書,就會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了。 最好的結束自己生命的方式是一氧化碳配上安眠藥,方式可以是把門窗都堵住,然後自己在家混了安眠藥的紅酒弄燒烤。 開始看 《雨必將落下》  音樂 What Would

二零一九年第四周

書 读完了这三本书 斯蒂夫·乔布斯传  乔布斯成功的那些条件,在中国当前的环境下,谁学谁没戏。到是他喜欢的那些音乐,非常的七十年代。 冬泳  故事都很精巧,感觉每一个字都深思熟虑,可就是这样的深思熟虑让东北那些粗沥的故事少了些原始的力量和冲击力。 最近微博上不少人在讲诉东北下岗潮之后关于自己家庭的故事,不知道真假,但有些事儿真是看得触目惊心。转念一想好多未知的情况其实也很有可能随时发生在自己身上,悲从心来,只能安慰自己尽量活在当下吧。 蜜蜂与远雷  这本书最大的功效就是:让人了解如何用文字来描述音乐。在古典音乐中,我最喜欢的还是大提琴,有一种五十岁左右中年男子的厚重感,钢琴有的时候还是显得太浮躁,像三十来岁喜欢不合时宜的挥斥方裘。小说因为有大量的音乐描写,好些个部分其实有点重复了,节奏控制得并不太好。 另外说一句,互联网真好啊,那些比赛的钢琴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