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歌《New Soul》

2008 年 1 月 16 日,Macworld 大會,喬布斯從一個黃色紙袋子裡面掏出了第一代的 MacBook Air,用已經不流行的流行語來說,當年就是「重新定義了輕薄」。我用過第一代的 Air,性能屎一樣,但就是輕,就是騷,就是好看,用起來就是心情爽。十年過去,產品已經不再重要,而我要講講的是,這第一代 MacBook Air 的廣告歌曲,由出生在法國的以色列歌手 Yael Naim 演唱的《New Soul》,收錄在她 2007 年的同名專輯《Yael Naim》里,我聽過大概幾十遍。

我們還是先看看當時蘋果的廣告:

看完廣告是不是感覺還有點不過癮?同時這首歌還在英國導演 Jonathan Lynn 在 2010 年的電影 《Wild Target》裡面做過配樂,主演有我最喜歡的英國演員之一 Bill Nighy ,哈利·波特的瑞恩以及福爾摩斯里的華生。根據豆瓣記錄,我在 2011 年 10 月 27 日看的這部電影,評價四分,相當高。電影現在可以在愛奇藝上免費觀看,中國大陸觀眾真幸福,另外電影開始有一個女主角騎自行車的長鏡頭,後來被神奇女俠拿去給致敬了一把。

《Wild Target》的情節是圍繞倫勃朗(Rembrant)的一幅自畫像來進行的,那副畫是這個樣子:

1450330945443

是不是感覺黑黢黢的,對的,倫勃朗先生最喜歡的就是玩這種風格,比如他最 NB 的《夜巡》(荷蘭阿姆斯特丹博物館館藏):

44636

這種風格的好處就是非常簡單的能讓你把視線聚焦到重點,主角特別突出,這就是現在的舞台藝術為什麼要有主光燈的原因。關於《夜巡》還有很多的八卦,有興趣可以自行去看。倫勃朗這個人一輩子都在用當時的方式自拍,就是自己給自己畫像,據說有 100 多幅,各個年齡段都有,從年輕二十來歲,到六十多垂垂老矣,真是生命不止,自拍不息。

這是他年輕的時候
0Q554315324

這是他老了
0Q55J5SB

說回音樂,田馥甄曾經在 2012 年的上海演唱會上翻唱過《New Soul》這張專輯裡面的《lonely》,現場沒什麼好錄影,所以就不分享了,田小姐的音樂品味一向不錯,比如她還曾經翻唱過石家莊樂隊萬能青年旅店的《十萬嬉皮》,現場是這樣的:

關於萬青就不多說了,他們的第二張專輯據說被很多人列為有生之年系列。

一個人 Dolores O'Riordan

Dolores Mary Eileen O'Riordan 在 2018 年 1 月 15 日去世,46 歲。就像去年的余光中先生一樣,一年都讀不了一首詩的人忽然之間變成了《鄉愁》的粉絲;一夜之間,一年都聽不了幾首歐美音樂人作品的人忽然又都是聽著小紅莓長大的了,對他們來說恐怕更熟悉的是藍莓而不是小紅莓。

消費主義時代,任何事物事件都能夠被拿來消費。

我看過最好的回憶文章是微博網友墨墨_Lanny 的這篇文章:《這一趟生命里,那些小紅莓教我的事》,為啥?因為裡面有自己的感情,回憶的意思就是一個人或者一首歌在你最需要溫暖,最需要照顧的時候忽然出現在你的身邊,告訴你,You Never Walk Alone。

Dolores 患有強烈的躁郁症,幼時被熟人性侵長達 4 年(從 4 歲到 8 歲,相當於讀了 4 年的紅綠藍),她曾經在一次訪談中自己談起過這件事,這種事情造成的傷害除了當事人以外沒有其他人能夠理解得了,事實上如果不是她的小孩,早自殺了。她的作品裡面我比較喜歡的是《Dying In the Sun》和《Never Grow Old》,也只是比較喜歡,她並不在我的荒島唱片系列之列,個人覺得聲線還是太軟,顯得沒勁兒,所以連帶我也不是特別喜歡王菲的歌。

CCTV 5 曾經的王牌節目《天下足球》曾經用《Never Grow Old》致敬了 Robert Baggio。

現在再看,也是一時淚目,不知道王子獵打得怎麼樣了。

曾經青澀的李宇春在超女的舞台上演繹過 The Cranberries 著名的《Zombie》,那個時候她還留著現在看起來洗剪吹的髮型,不知道自己將會變成這個時代的寵兒,不知道任何的藝術形式,都會變成佔據我們生活中絕大多數時間的社交網絡中的一個符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