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底的時候秉承金牛座乾任何事情都要有儀式感的星座屬性,自己做了個 18 年的實體書閱讀計劃,準備每個字母至少閱讀一位作家的作品。
Al

一開始就知道不會是一件輕鬆的事情,不過在整理作家姓氏的同時倒也收穫了很多快樂,權當是一種遊戲吧。

A

A

我的選擇是 Woody Allen 的《門薩的娼妓》,Margaret Atwood 的《使女的故事》和阿誠的三王。

  • 《門薩的娼妓》我買了很多年,一直沒捨得讀。這本書的譯者是孫仲旭先生,我個人最尊重和喜歡的譯者,而 Woody Allen 又是我個人最喜歡的美國電影導演,對我來說這本書承載了遠甚於書本本身意義的內容。

  • 加拿大作家 Margaret Atwood (瑪格麗特·阿特伍德)是遲早要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女作家(其實她比門羅應該先得)。我第一次看《盲刺客》的時候,完全被故事巧妙的敘述結構所折服,《使女的故事》當時我買的時候國內還沒有,在某寶上買了本竪體繁體版,感覺像是盜版。去年根據阿特伍德小說改編的兩部美劇評價都非常的不錯,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找來看看。

  • 阿城就不用說了,他可能是華文世界目前在世的文字功夫最好的作家,正好最近互聯網上流傳一段他和姜文的對話,你有耐心看完之後就可以明白我為什麼會喜歡他。正好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在 16 年的時候出了一套《阿城文集》,當時就迫不及待的收下。

006X1ALMly1fpypylhr9aj30dcakoe82

B

B

B 字母是在 A Scott Nerg(A·司各特·伯格)和 Jorge Luis Borges (豪·路·博爾赫斯)之間選擇。

  • 想看 A Scott Nerg(A·司各特·伯格)的《天才的編輯》是因為喜歡「編輯」這個職業,或者說是對「編輯」這個職業感興趣,繼而想要更多的瞭解這個職業。這本書還有同名的電影,我會在「即看電影又讀書」標籤中詳細的說說這本書。
  • 博爾赫斯恐怕是喜歡文學的讀者都繞不過去的一位巨匠,就像聽搖滾樂怎能錯過披頭四呢?

C

C 是亞洲地區大姓,所以我是在三位之中選擇:陳渠珍,村上春樹,陳冠中。

  • 陳渠珍並不是一位多麼出名的作家,但他的《艽(jiao)野塵夢》是我很早以前就想讀的一本書,當然也是源於對西藏文化和歷史的興趣。
  • 村上不用說了,他現在在中國已經變成了一個文化符號,結合這次《刺殺騎士團長》的出版,以後再單獨再說。不過我不計劃讀新的小說,準備的是重新讀一讀賴明珠女士翻譯的版本。關於翻譯的優劣就像喜歡什麼女人,各有各的愛好,但「林少華和施小煒都是不聽黑膠唱片的啊」。

  • 陳冠中我想看的並不是在豆瓣條目上已經被刪除的那本《盛世》,而是另外一本小說——《裸命》。也是多年前從台灣背回來,希望別辜負了當年的熱情。

D

D

D 的選擇是在 Dostoevsky 和 Edgar Lawrence Doctorow(E·L·多克托)。

  • 去年(2017)的時候我看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痴》和《罪與罰》,基本上是跪著看完的,恰好上海譯文出版社在 16 年出版了一套《陀思妥耶夫斯基文集(布面精裝珍藏本)》,當時就毫不猶豫的收下,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說我會專門寫文章說,這次,想看的是《卡拉馬佐夫兄弟》。
  • 《拉格泰姆時代》是《E·L·多克托羅作品(共六冊)》中的一本,我也只買了一本,Ragtime 是一種原始的音樂風格,從來沒聽過當然也毫不瞭解,都希望能借由這本書瞭解多一點,當然這並不是一本講述音樂風格的書。

E

E

E 有關的作家是 Jeffrey Eugenides(傑弗里·尤金尼德斯 )和 Jesse Eisenberg(傑西·艾森伯格)

  • 我在2016年5月26日在豆瓣上標注了想讀 Jeffrey Eugenides(傑弗里·尤金尼德斯 )的《中性》,這本書獲得了 2003 年普利策文學獎,但是一直到今天,這本書都還在我的書架上吃灰。
  • 人們熟識艾森伯格大概都是因為他所飾演的那些角色,恐怕很少有人知道他還出了一本叫做《吃鯛(diao)魚讓我打嗝》的短篇小說集吧。

F

F

F 我是在瑞士小說家 Max Frisch(馬克思·弗里施)的《能幹的法貝爾》和 Francis Scott Fitzgerald(弗朗西斯·司各特·菲茲傑拉德)的《大亨小傳》之間選擇。

  • 我早已經忘記我是在什麼地方購買的 Max Frisch(馬克思·弗里施)的《能幹的法貝爾》了,甚至也忘記了為什麼要買,只是忽然發現它在我的書架上好像已經很長的時間。
  • 《大亨小傳》年輕時囫圇吞棗的讀過,上次去台灣買了本繁體版,一直想再重新讀一遍,切換一下翻譯的風格不知道對這本號稱美國歷史上最好的小說會不會有更深一些的感受。

G

G

G 字母有格非的《望春風》和 Graham Greene(格雷厄姆·格林)的《戀愛的終結》

  • 最早讀到格林的作品是在短經典的《二十一個故事》中,和約翰·勒卡雷(John le Carré)一樣,格林曾經在 MI 6 乾過,所以小說有一種別樣的風格。這本《戀愛的風格》也是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的一套《讀客外國小說文庫:格林文集》中的一本(已經出版了三本)。
  • 格非是中國大陸中青年作家中的一位,一直沒有機會拜讀過他的作品,不好判斷。

最後來個 A-G 的合影
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