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带来最直接的显性效果就是英镑暴跌。

我的绝大部分朋友毫不关心,无非转几个段子,发发朋友圈,当然确实感觉关系也不大,去英国留学更麻烦,买 Buberry 也许会更便宜一点,但实际也没什么卵用,买得起的自然买得起,买不起的汇率再怎么波动一样也买不起;倒是据说 300 多名的英冠英超队员将会失业,《权利与游戏》第七季的拍摄将会蒙受影响,恐怕才是蝴蝶扇动翅膀带来的最大效应。与之相对的是网络世界,一部分人像处女一样敏感的居然又扯到投票权的事儿去了,不得不说他们真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生不逢时啊!

对我这个几乎从不关心国际形势的人来讲,这次英国脱欧所带来的象征意义很有可能远大于实际意义。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已经鼓吹了十几年的今天,这是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牌,未来将会如何演化,连锁的效应究竟会有多大,现在怕谁都是无法猜测,但随着 7 月欧洲杯和 8 月巴西奥运会以及美国大选的尘埃落定,恐怕在下半年一些随之带来的经济政治变化将不可避免。比如苏格兰会不会出现二次公投;伦敦的世界金融中心位置让位纽约之后,会对英国和美国以前的经济盟友关系产生多大程度的相互影响;欧洲大陆各国保守党究竟会借此做出多大的文章;ISIS 组织会不会借此下一步的行动;这些问题恐怕暂时都不会有明确的答案,只能静观其变。

不过英国的脱欧至少反应了欧洲一体化梦想的彻底破灭。事实上因为宗教,信仰的原因,欧洲从来就不是一个整体,欧盟(包含他的前身)各国当初也只是为了共同的利益才苟合一起,但同床异梦又怎能奢望白头偕老?当然它们之间的关系也远非如此简单,如果只是相信朋友圈上关于混进来几个穷亲戚抢红包的段子,就实在是太耐立武了。从政治上将,美国肯定是最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欧盟的解体至少意味着可以拿来牵扯中国,俄罗斯的筹码又少了一块,本来势均力敌的局面被强行瓦解,各国开始重新选定位置,普总统最近频频的向总书记示好,怕是已经看出了其中端倪,大清朝何时接手全世界,日程上也要重新规划才好。

我对英国的公投结果非常惊愕,一直以来我觉得英国民众相对欧洲其他国家教育程度更高,政治体制也相对更加完善,企业主与工会的关系也相对更加平衡,所以他们的公投几乎可以说是理性派最大的机会。事实上不管是企业界(商业化最成功的体育组织英足总拼命为留欧站台),演艺界(J.K 罗琳,贝克汉姆,卷福都在不同的场合和渠道表示了对脱欧的不赞成),都在不停的传递脱欧的不明智,之前的民调数据也是一片大好,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恐怕也正是投票前的轻视,导致了如今这样的局面(第一时间询问了在伦敦工作的亲戚,传递的信息是年轻人几乎就没有去投,因为感觉不可能脱欧),事已至此,自己约的那什么含泪也只能去打完了,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将来如何演变还未可知。

欧洲经济和社会发展到今天,早已经是精英文化在带领整个国家前进,普通民众在很多方面已经在拖后腿。也正是因为后腿侠太多,欧洲正在逐渐落后或者被赶超(事实上世界也正变得越来越糟),你能想象北欧好些国家已经进入无政府主义的时代(靠卖天然资源给大国就能一百年衣食无忧),你能想象法国的工人罢工仅仅是为了剥夺企业主同意员工加班的权利,你再想想如今你叫得上号的 IT 创新企业,有几个是来自欧洲?就连他们引以为傲的设计领域,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盛行今日的复古潮即是一证)。公投是所有民众自己的选择,牛津大学的教授是否应该和利物浦的码头工人享有同样级别的政治话语权,我无从判别,如果只是简单的判别大众既是愚民,全民公投并不科学合理,可那这同样也是统治阶级的失责,合理顺畅的传达各种信息,教育国民,不也应该是他们的责任么?民主政治来之不易,更是应该努力维护。当然也可以考虑下美国的代表制是不是更加科学,这些问题恐怕也值得专家去进行研究。

英国脱欧之后将会至少面临1-2年的阵痛期,整个欧洲大陆同样如此,下一步何去何从,恐怕是未来这半年多时间内最为有趣和头疼的世界性话题。对我个人来讲,我更好奇英国将以一种什么样的形态生存下去,他就像是一个从家族企业负气出走的富二代小孩要重新创业一样,是真能够闯出一片新天地,还是最后灰溜溜的认怂,对我来讲都足够有趣和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