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9-11-24

杨乃文的新专辑《越美丽,越看不见》。 不知道这样的的名字是不是在暗指她作品的境遇。她做到了这个时代最稀缺的品质,就是不趋同。  这是一张张爱玲小姐的快递单。环境并不会改变你,你自己才会。 今天上香港区立委投票日,无论是建制派还是泛民派,希望今日起局势会有所不同,人民能够脱离现在的困境。常玉的《五裸女》成交金额超过两亿,艺术欣赏各有各的品味,但“风流贵公子”这个标签,现在怕是很难再有。

11月1日

11月1日

今天一直在听 Kyrill Kondrashin 指挥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的 Ravel's Bolero ,是有多牛逼的人才能把一个旋律重复15分钟啊。

舞蹈如何诠释音乐

舞蹈如何诠释音乐

我在 2016 年第一次听到专辑《At Least for Now》的时候,就惊为天人,感觉水准太高了,从钢琴的演奏,歌者的唱法,到詞曲的創作,整體的编曲,甚至是专辑封面,都有一种当年第一次听到《波西米亚狂想曲》的冲击,感觉超越这个时代太多。 这张 Benjiamin Celementin 发表于 2015 年的专辑斩获了当年的水星奖,當之無愧的進入我的年度十佳名單。顺藤摸瓜看了他在 Burberry 走秀上的表演,更是对品牌都多了几分好感(当然那场秀最大的明星是 Kris Wu)

二零一九年第十一周(3.10-3.16)

書 讀完了 《鄰人之妻》  這本書基本上我都是在上班地鐵上看完的,如果看過書知道內容的朋友應該知道在人山人海的地鐵一號線上這麼做顯得有多麼的不合適。 這是非虛構寫作的經典作品,構建了兩個實際上殊途同歸的烏托邦的現象,一個是休·海夫納的 Playboy 帝國,另外一個是約翰·威廉森的的砂岩俱樂部,前者貪圖一時之快,大眾娛樂,後者更注重人性的解放,挑戰道德的界線。 看完之後還是那個感覺,西方社會不管以前多亂,多差,但根基是對的,就能一步一步往正確的方向前進;而某些地方,無論以前多好,多輝煌,現在的方向是錯的,就在反反覆覆的折騰失去變得更好的機會。 《在切瑟爾海灘上》  每次看 Ian McEwan 的書都有一種感覺,他怎麼能把那些瑣碎無聊的事情寫得如此精緻?

二零一九年第七周(2.10-2.16)

書 讀完了 《八部半》  非常遺憾這部借用了費里尼電影名稱的短篇小說集後面還是基本爛尾了,當然也有可能是我失去了耐心。每一個玩文字的人都不會忍受得了短篇小說的誘惑,作者其实甚至有些刻意的迴避了自己身上的那些符號,反而充滿了對科技,文化,人類進步的反思,像是一个爱好文学的科技工作者,這顯然並不是一個值得讚頌的改變。 開始看 《守望者(上)》  守望者就是漫畫裡面的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我對無聊的超級英雄電影早就失去了興趣,到現在什麼美國隊長三,黑豹之類都還沒有看,也沒有看的慾望,但唯獨對《守望者》充滿了興趣。 故事的情節自不必多說,有興趣的可以自行搜索,漫畫裡幾乎每一個人物都有對未來的厭世,所謂的超級英雄也都淪為政治工具,得不到善終,甚至主角都不是他们,而是日漸墮落的人類世界。 音樂  听一听国外的 R&

二零一九年第六周

書 讀完了 過年,回老家, 帶了三本書和 Kindle ,一個字沒讀。 開始看 《行話-與名作家論文藝》  菲利浦·羅斯是猶太作家裡繞不過去的吧,總算是開始了。 音樂 沒聽什麼新專輯,就是把今年聽過的歌來來回回又聽了好幾遍 電影和劇 Under the Silver Lake 導演明白黑色電影的精髓,金色頭髮的美女,懸疑鬼魅的音樂和忽如其來的謀殺。洛杉磯好像是個黑色電影的天堂,好多片子的故事都發生在這裡,看來是要再去看看《非常嫌疑犯》了。 海報設計得很棒,你們看到棕櫚樹間的人頭了麼。 照片和視頻   /content/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