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直在听 Kyrill Kondrashin 指挥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的 Ravel's Bolero ,是有多牛逼的人才能把一个旋律重复15分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