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

No3

红楼梦其实是青春文学

红楼梦本质上讲述的是少男少女的情爱故事。林黛玉进荣国府的时候才6岁(她是正月初六进的荣国府,进去之后,就再也没能出来),而表哥贾宝玉也只有十来岁,超级大管家王熙凤事实上也就大一点,不会超过 20 岁。一堆情窦初开的小年轻聚在一起,不谈恋爱难道谈政治?

第三回的重头戏贾林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也并没有什么石破天惊,天雷地火,小孩嘛,哪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只是简单的呼应了一下前世今生的故事而已。

从《红楼梦》可以看出,那个时代女孩读书是不受什么重视的,比如王熙凤就是个文盲,另外从丫鬟的名字可以看出史老太太文化素养也不高,这个应该是和荣宁二国公皆是武将出生有一定关系,所以林黛玉到了贾府也没去上学读书什么的。从曹雪芹在第二回谈到的薛涛和卓文君来看,他对女人的欣赏非常有品味(恰好这两人和成都也都有关系),《红楼梦》把女性当作主角是反当时传统的,他对里面的女性角色都充满了爱和同情,希望女孩能够活出更多的自我,可惜最后又都没有给那些女孩一个好的归宿,估计这就是宿命吧。

王熙凤出场

这一回引入了王熙凤出场,这场戏也是红楼梦中特别经典的几场戏之一。

曹雪芹花了很多笔墨来描写王熙凤的穿着,外貌,形态,性格。我小时候看《薛家将》,《杨家将》之类的章回小说,在某个武将出场之时,都会花很大的笔墨来描写穿着,这其实是为了通过穿着,武器来让人物有所区别,让听众能够辨别(章回小说最大的作用是说书),不然这么多的人物,谁能记得住?凤姐儿的出场基本也是这个效果,仅仅从这一段的描写你就可以知道王熙凤老师的性格,用成都话来说,就是「扎翻」,以后根据具体章回的事情还会细说,这里就是个出场而已。

曹雪芹同时还简单的描述了下探春,迎春,惜春,不是她们不重要,而是要主次分明,更厉害的写法是这一回从始至终都没有正面描写林黛玉的容貌,留了一个硕大的悬念,另外从侧面也表现出林黛玉的美应该是气质类的,而王熙凤是外露式。

王熙凤出场之后,简单几场戏你就知道拍马屁的级别。想一想,王熙凤当时也才十几岁,真是人中翘楚,后来她的所作所为更是惊天地泣鬼神,确实为女中曹操,一世人才。

林黛玉出场

王夫人和林黛玉的老妈是小姑子,而史老太太又特别宠爱这唯一的女儿,所以估计两者之间关系也不会多好,王夫人对林黛玉,想来也不会太好。一见林黛玉,王夫人就让林黛玉别去招惹自己的儿子,这应该是最显著的理由了。

吃饭的时候就知道嫁了的女儿和没嫁的级别了,小姐地位高,媳妇地位低,所以吃饭的时候各种春可以和史老太太一起吃,而王夫人,王熙凤,李氏都只能在边上端茶送水,这边吃完还要回去伺候老公吃,老公吃完才能自己吃,搞定都不知道都几点了,不过好在晚上也没什么事儿,洗洗估计也就睡了。

林黛玉第一次进荣国府去拜见两位舅舅,结果一个都没见到,曹雪芹在这点的处理也真是一绝。大舅舅贾赦因为沉迷丹药,希望长生不老,所以对见外甥女没什么兴趣;二舅舅贾政忙公务,没时间。贾政其实继承了家业,住的办公的地方也都是荣国府的正室正厅,所以他是以一个正统的形象存在的,是儒家的代表。

在这回,曹雪芹用《西江月》来对自己的整个人生进行忏悔和总结,读来真是触目惊心,感叹人生莫测难辨。个人认为这首词的存在是这一回最为有价值之处,闲来多读几遍,每次都有不同体会,好生让人思量。

Tips

以前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银行、政府之类的地方都是修几扇巨大宽硕的门,但都只在旁边开一扇小门供正常的使用,进出都不是很方便。现在才明白这也是有历史和传统的,正门都是用来迎接尊贵客人,而不是给普通小人物而开。

附「西江月」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
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
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绔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