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宁国府宝玉会秦钟

以前就讲过,曹雪芹老师是玩标题党的高手,此回又是一例。骇人听闻的「贾琏戏熙凤」实际上在本回中只有寥寥数语,并无过多描述,不过贾琏和王熙凤怎么开心倒是都无所谓,别人新婚燕尔两个年轻人,中午欢喜一下,有什么关系?不过奇怪的是平儿在里面干嘛,想起来倒是香艳得很。

作者写贾宝玉和秦钟见面,花了不少笔墨。这秦钟号称红楼金城武,把贾宝玉都比成了「泥猪癞狗子」,可见得是多帅。 有好事者说这里暗藏了贾宝玉的同性恋心里,我个人并不是太认可。自古人以类聚,物以群分;长得漂亮的自然喜欢长得漂亮的,成绩好的也更喜欢和成绩好的一起玩耍,这没什么好稀奇,把少年时代简单的男男友谊粗暴贴上同性恋的标签,明显有些哗众取宠。

这一回的主线是一个管家给各个姑娘送纱花,非常平淡和无聊的一件事,可曹雪芹老师又一次给大家展示了大师是如何描写无聊的。就像有分镜头一样,在简单的几个场景之后,众多姑娘的性格就在这么一件事情中呈现出来,具体的自不多言,也妙不可言,书中自有真相。

本回的戏剧性出在结尾处,因为焦大这么一号人物。焦大的语言和刘姥姥一样,是下人的语言,这也是曹雪芹的强项,他能自由的在两种语言风格之中切换,没有任何的不适。这焦大一句「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宁荣两府苦心营造的道德牌坊顿时崩塌;金玉其表,败絮其内的本质也就一览无余。

「红楼梦」是一部关于青春的小说,是一部关于悔恨的小说,每一回每一个情节,都是脱不了这两个关键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