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不是特别喜欢他,到不是因为他出生前的十几分钟让我在一个什么单子上签了自己的名字,也不是因为我已经看见几年之后我就将用武力来解决我们之间的矛盾,而是因为我实在是不愿意让一个男性在我剩下的日子里来分享我曾经私密的生活。

他会偷偷在我不在家的时候看光我收藏的DVD,并对我买书的品味嗤之以鼻,他会用他的成绩来讨好我只是为了悄悄顺走我放在餐台上的车钥匙,和他心仪的女孩在一起的时候因为接到我的电话而泄露我的秘密,只为了那个女孩认可他的幽默而脱光衣服。他会不打招呼的从我的钱包里面拿钱,只是为了满足他甚至是他某个狐朋狗友的某种愿望。天哪,我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在他睡着以后看着他有的时候我也会感动,人有的时候总是希望镜子里面出现的不是现在的你,是十几岁的年少轻狂,是二十几的无知无畏,甚至是四十几的成熟稳重,但决计不会是现在的这个诺诺弱弱。看着他睡着的样子想着他必将经历的那些生活,我会嫉妒,会羡慕,更会恨。我不会拿捏我们之间的关系,他看我的眼神有一种天生的畏惧,我同样如此,我知道我必将被他取代,我老了的时候他也许可能还会拥抱我,用他的大手搽掉我眼角的浊泪,抱着我上床,给我盖好被子,就像我现在对他做的一样,但是,我们永远是隔着的两颗心。

我不介意现在的他整天黏着他的母亲,我知道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整天跟着我,他会学着我说话,做我做过的动作,模仿我开车的样子,看我喜欢看的书,我们会一起讨论他的学业,他的老师,他会希望成为像我这样的人,也许我们还会相互给对方递烟,评论街上某个女孩的容貌和身材,可我同样知道在不久之后他就会因为曾经有这样的想法和做法而感到气愤,他看我的眼神不再柔软,他会想方设法的躲避我,他会迅速的用离我远去来表现自己的成熟,而我那时必将痛苦不堪而无计可施,我越是想靠近他他就会离我越远。

我是个脆弱而小心眼的人,我会为我向他做的一切不靠谱的事情道歉,因为我知道我现在经历的一切他将来同样有可能经历,想到这里我竟然有些幸灾乐祸了,到时候也许向他传授这方面的经验是缓和我们之间矛盾的一个方式,如果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老得说不出话。也许他会原谅我以前的一些所作所为,同时适当的增加他来养老院看我的次数,甚至他还会陪我聊聊天,而不是丢下一包五彩斑斓的水果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