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我和你妈已经差不多一百个小时没有看见你了,你是否意识到在你眼前晃悠的人影忽然之间从六个变成了两个,是否意识到最近再也没有伏在母亲的胸前静听你最熟悉的心跳。
      还是发烧,从三十七度,三十八度,到最高的三十九度七,你老妈的温度和二零零八年的股市走出了截然不同的曲线。反反复复,降下去又升上来,升上来再被抗生素降下去,你老妈的体内正有千军万马正在决斗,双方势均力敌僵持不下,谁也不能预测胜负。我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这个世界看上去科技非常发达,可实际上低劣得要紧,非常多的疾病几乎都是不治之症,莫说艾滋,癌症这些大魔头,就说糖尿病,高血压这样的分舵舵主,都只能是俯首称臣,更可悲的是人类还自以为是的洋洋自得,多具有反讽性。
      我和你老妈几乎熟悉了妇幼保健院观察室每一个输液的护士,每一个急诊的医生,甚至观察室里的每一个座位。你老妈的左右手上均匀的分布着7个黑色的小点,正方的援军就是通过这些小点源源不断的进入你母亲体内,可就是这样,我们都暂时还没能获胜,可见敌军多么强大,我们就这样坚持着,不知道何时才能是个尽头。连医生看到你的母亲都只能露出苦笑,建议我们换家医院试试的时候,你能体会到我们的心情么?
      你外婆外公昨天回去了,说你白了胖了乖了。我和你母亲在输液的时候看着过上过下带着自己孩子来看病的父母,经常庆幸是我们遭受到了这样的苦难而不是你。看着那些孩子哭闹,嚎叫,额头上插着输液管,我们也会胆颤心惊。偶尔看到个别孩子的正面,我们也会不由自主的和你比较,眼睛谁的大,头发谁的黑,脸谁的圆,这几乎是我们这段时间最大的乐趣了。
      今天我把你老妈送到华西了,那几乎是四川最好的医院了,人山人海,车来车往。按说你妈坐月子期间应该静养,可从生下你到现在,你老妈输液的时间占了12/23,一半还强,每天还要上上下下四层楼两个回合,你吃奶的时间只有四天,五天,还是六天?记不清楚了。希望今天有个好的结果,毕竟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你妈已经有十几个小时没有发烧,这几乎已经破了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