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环中医学院口子修跨线立交,因此我每天都要走这条路。此路全长900米,以汉唐仿古建筑为主,地面是汉画像砖带,轮胎压在上面的时候发出一种历史的呻吟。当然全国的仿古建筑街多了去了,修得再好也是仿的,但是全国全世界全球都只有一对卓文君与司马相如。
     私奔,这一带有历史沉淀的词汇说起来就够人血脉喷张的了,更别说还是俊男美女的行为艺术。当然后来男方发达了也准备出轨,奈何文君妹妹一首诗直接让丫断了念头,全文如下,共勉之。
一別之後,
兩地相思,
只說是三四月,
又誰知五六年,
七弦琴無心撫彈,
八行書無信可傳,
九連環從中折斷,
十里長亭望眼欲穿,
百相思、千繫念,
萬般無奈把郎怨。
萬言千語說不完,
百無聊賴十依欄,
重九登高看孤雁,
八月中秋月圓人不圓,
七月半,燒香稟燭問蒼天,
六月三伏天,人人搖扇我心寒,
五月石榴如火,偏遇冷雨澆花端,
四月枇杷未黃,我欲對鏡心意亂,
三月桃花隨水轉,二月風箏線兒斷,
噫!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做女我做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