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就讲一首歌,《鸽子之歌》。
既然是讲歌,废话不多说,先听。
《Cucurrucucu Paloma》是一首西班牙语歌曲,最著名的当然是 Caetano Veloso 的版本,此人是罗纳尔多(现在胖了的那个)的好朋友,忘年交,一个传奇,被称为巴西的 Bob dylan,当然,我相信他们两人都不会喜欢这样的称呼。

Caetano_LeoAversa19

看他的照片像是一个知识分子,不像是一个明星,关于他更多的信息如果有兴趣可以自行 wiki 一下,简单的说如果你要开一家西班牙菜系的私房菜,如果没有他的歌作为 BGM,明显就是失格的。
caetano-veloso-gilberto-gil-2016-marcos-hermes-bw-1200x628

前几天在看 2017 年奥斯卡的最佳影片《月光男孩》的时候,忽然听到这首歌,感觉异常的熟悉,因为辨识性实在是太强了,但死活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后来查了下资料,才发现原来是因为《春光乍泄》。据说《月光男孩》的导演是墨镜王的迷弟,所以拍摄了一部黑人黑帮大哥和黑人厨子的《春光乍泄》来致敬,连配乐都选了一模一样。在《春光乍泄》中,黎耀辉最后一个人来到伊瓜苏瀑布,出现如下旁白:
「我终于来到瀑布,我突然想起何宝荣,我觉得好难过。
我始终认为站在这儿的应该是两个人。」
音乐响起,潸然泪下。

这首歌最自然的出现其实是在西班牙导演 Almodovar 著名的电影《Talk to her》中。夏夜海边的咖啡厅,西班牙庭院,众人围坐,烟在手,酒在喉,Veloso 在乐手中间,唱起此歌。缓慢悠长,男女主角对视,男人先失去自制,人生恍惚,往日浮上心头,离开,女主角跟上,从背后拥住男主角,时间静止。
我想,这就是艺术的生命吧!

附上网上的歌曲翻译:

Dicen que por las noches 他们说每当夜晚降临
No más se le iba en puro llorar 他总是哭着离开
Dicen que no comía 他们说他什么都不吃
No más se le iba en puro tomar 总是醉着离去
Juran que el mismo cielo 听到他的哭声
Se extremecía al oír su llanto 连天空都为之撼动
Como sufría por Ella 他承受着痛苦
Que hasta en su muerte la fue llamando 直到他生命最后一刻,都呼喊着那个女孩的名字
Ay, ay, ay, ay, ay… cantaba 哎呀呀呀呀……唱着歌啊
Ay, ay, ay, ay, ay… gemía 哎呀呀呀呀…..呜咽着啊
Ay, ay, ay, ay, ay… cantaba 哎呀呀呀呀……唱着歌啊
De pasión mortal… moría 逝去的热情…..已死了啊
Que una paloma triste 一只伤心的鸽子
Muy de ma?ana le va a cantar 一大早起来歌唱
A la casita sola 到一座寂寞的小屋
Con sus puertitas de par en par 敞开的一扇扇小门前
Juran que esa paloma 他们相信这只鸽子
No es otra cosa más que su alma 是他的灵魂
Que todavía la espera 仍然期待着
A que regrese la desdichada 那个可怜女孩的归来
Cucurrucucu… paloma 咕咕噜咕咕……鸽子啊
Cucurrucucu… no llores 咕咕噜咕咕……别哭啊
Las piedras jamás, paloma 鸽子啊,石头永远
Que van a saber de amores 不懂得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