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凌晨你的老妈又开始发烧,你的食物又被迫换成奶粉,我们也没办法,很无奈。于是你开始撕心裂肺的哭,因为泪腺还没有发育好,最终演变为嚎,你像千千万万个婴儿一样,用唯一的表达方式进行着抗议。我们投降了,可又有什么作用呢?凌晨五点,围在你周围的四个人都无计可施,只能用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式来对付你,而我和你老妈,选择了睡觉。
     早上起来的时候你已经有些竭斯底里,你老妈比较脆弱,泪水都出来了,埋着头吃完了早饭,不能用母乳喂养你,对她来说也是一种打击,这些你现在应该都感觉不到吧。
     刚才和你老妈通电话,又要输液三天,而且每天两次,说是要保持血液中药物的浓度。你只能和奶粉为伴坚持三天了,可三天后能是什么状况,我现在也不知道。上次你老妈输液三天,结果你两天不大便,昨天换成母乳后立马排除了多日的积便,弄得你奶奶左大腿是你的尿,右大腿是你的屎。可没想到这么快快乐就变成了痛苦,世间上的事情你能掌控的总是很少,尽量的去适应而不是改变是比较中庸的做法,以后你就会明白这个道理。
      晚上回家你又瞪着大眼睛装嫩,希望晚上你可以睡好,我们也能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