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乖妹,

        你好。

        我是你的父亲,昨天是你满月的日子,到了晚上我才忽然想起,心急火燎照了几张照片,还叫你哥上来摆拍了几张,相信你以后都可以看到,也算是个记录吧。

 

         这一个月你长得很好,现在一张梨形脸,从出生到现在我和你的母亲都还没见过你的脖子呢。刚出生的时候你喜欢睡觉不喜欢吃奶,现在一上口不累得睡过去是不会松口的;你喜欢让人抱着不爱一个人睡觉,就算睡着了也容易惊醒,一丁点响动对你来说就是7.8级地震;我已经好几次深更半夜的抱着你给你唱《大长今》,你越来越重,我希望我的上臂肌肉能够越来越强壮;你的眼线和你哥一样长,希望你能拥有和他一样的长睫毛而不用在这方面花冤枉钱;我不知道你长得像谁也不关心你长得像谁,做你自己就好了。

 

        你出生得很顺利,没出什么意外,如果说你哥的出生是一波三折你就是风平浪静,少了很多传奇的谈资。关于你哥的故事我像祥林嫂一样给很多你的叔叔阿姨说过,从 2008 年 月 12 日晚上 点钟到 2008 年 月 13 日早上的 点钟,我经历了我人生迄今为止最为漫长的 12 个小时。我在产房外面见到了一个又一个的产妇躺着进去,然后开心着躺着回去,一个又一个的父亲焦急的在外面等待,然后满脸堆笑的离开。中间医生出来让我赶紧签字告诉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我没细看内容,忘了,开了张单子让我下楼去缴 600 多块钱买支止血针因为需要已经大出血。可你,我和你的母亲上午去医院咨询下午就被安排动手术,到了晚上你就躺在病房里我给你换尿不湿了。

 

        关于你哥出生的故事并没有如此简单的结束,他黄疸偏高出院的时候被独自留在了医院照蓝光,我每天到医院送奶的时候看着里面几十个孩子也不知道哪一个才是他,这就是我们全家一天里离他最近的时间,当然我更没有想到这才刚刚开始。你哥人生的第一个月就几乎没怎么在白天见到我和他妈,当然更没吃到多少母乳。你的母亲因为生产的原因发烧,输液,退烧,又发烧,又输液,又退烧,如此反复。我们开始成为点滴室的常客,和输液的护士变得熟络,你母亲两只手的手背就跟吸毒了似的触目惊心,到了后来实习的护士小妹儿都不敢下手了,可有什么办法呢?你哥现在瘦得跟根竹竿似的,有的时候一看到他我就有小时候偷鸡摸狗犯了错可老师暂时还不知道的心态。

 

        很抱歉在你满月的日子里讲了很多你哥的故事,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哥出生的时候受了很多苦而你则恰恰相反。同时我也能够预料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将来不会怎么亲密,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更多的去关心他,去照顾他,不要让他老是宠着你,你有我的宠爱足够了。他性格对外有些内向腼腆,不善和人交际,也许将来会吃很多亏,我希望你能做个好妹妹,不然,我对你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嗯,大体就这样吧,你已经开始在楼下啼哭。相信我,那样的声音是如此的肝肠寸断,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实在是受不了,我要去楼下抱你上来叫醒陪你哥睡觉的母亲给你喂奶了,希望今夜你能睡得安稳。

 

兄妹